简报60秒、站立开会10分钟 安斯泰来药厂赢在高效率

点击次数:2724   更新时间2021-08-28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安斯泰来稳坐日本第二大药厂,仅花15年的功夫。《远见》独家专访董事长畑中好彦,请他分享独到的企业管理哲学。

东京,阳光璀璨,微热的空气有清甜的草木香。上午9点,依约步入日本第二大药厂安斯泰来总公司。

62岁的董事长畑中好彦,清癯矍铄,首次接受台湾独家采访。雪白衬衫搭深蓝粗斜纹领带,深色西装左口袋,微露出折叠方正的水蓝手帕,时尚儒雅,有欧风派头。银灰间杂的头发梳理得很整齐,四方无框眼镜后的眼神带著笑意。

坐定后,他立刻从透明夹取出一叠资料,那是准备回答提问的文件。重要部分用黄色萤光笔或红笔划出,突显重视效率、行事谨慎的性格。

在日本财经界,畑中首倡“1分钟简报”的效率管理和周五提前下班制,领风气之先。2016年获日本最高评价之一的“公司治理”奖。这个奖由日本董事会协会主办,奖励在执行中长期营运计划中健全成长的企业。

安斯泰来总公司在静巷里,闹中取静、花木扶疏。正门落地窗前,配衬著公司名Astellas的标志,是红银色交叠的两颗星星。安斯泰来由山之内制药(1923年创立)和藤泽药品工业(1894年创立),在2005年合并而成。

打破齐头平等 多元育才

畑中大学就读经济系,毕业后进入藤泽服务。他说:“现在的成员是,药学系1/3、化学技术1/3,其他1/3”。他从基层做起,经历行销、业务销售、经营企划等职务,1992至1995年派驻美国,拓展免疫药剂;1995至1996年派驻欧洲,担任产品销售,建构销售网。2006至2009年,再度赴美,担任合并后新公司的美国市场负责人。

2011年,畑中正式升任安斯泰来的社长,2018年成为董事长。上任后,为带领公司进一步全球化,首要是培养国际化的多元人才。而要让人才生气蓬勃地工作,须先突破窠臼。不仅在薪制上打破平头主义,更从人事管理与工作型态中养成。

“过去的成功,不一定保证明日的成功。只有不断地改变,才能获得安定,”他对此深信不疑。

在经营会议中,他倡导“简报1分钟”的制度。提案者不需在会中说明提案内容,而是事前将内容交给负责评议的干部。干部有义务事前阅读资料,以便提案者做完1分钟报告后,立刻做决定。提案者在限时内叙述想法,即便是人多的会议,也只需半天就结束,且品质变好、效率也提高。

接著,他鼓励“站立开会10分钟”。有事要跟各部门同事协商时,尽量不召开会议,经常自己跑去各部门,把人找齐,用站的,10分钟内开完。同时也减少国际(日本、欧洲、美国)视讯会议的次数,以纾解时差带给与会者的压力。

另也推动“FF”的创举。FF有Family、Friendly Friday的意思。在日本,周五是小周末,号称“花之星期五”,是上班族的解放日。为了让员工的工作与生活获得平衡,2009年4月,他率先推出周五提前1小时45分下班的制度,4点就让员工收工,羡煞同业。“这个改革是为了实现高生产力,解决员工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可能遇到的难题,”畑中说明。

安斯泰来2019年营业额1兆3000亿日圆,约3525亿台币,仅次于武田制药。目前全球1万7000名员工,非日本人约占六成,49%股东是外国人,海外营业额占70% 。

2016年度,安斯泰来曾因纯利润2180亿日圆,约591亿台币,超越武田制药(1781年创立)的1155亿日圆,约313亿台币,颠覆了200多年老铺不败的纪录。

图/畑中好彦掌舵后,安斯泰来业绩亮眼。

2005年才因合并而成立的安斯泰来,仅15年就崛起为日本制药厂的老二,关键之一是在经营上结合了两家公司的资源。山之内专长泌尿系统领域、藤泽则擅长免疫与移植领域,合并后,又持续研发,全力开发癌症新药。

2005年,藤泽和山之内合并时,适逢国际并购风潮。当时两家有共同理念,在“大者恒大”的营商策略风行全球之际,找到足以发挥合并优势的伙伴至为关键。因此开始进行谈判。

评估结果是,在美国和欧洲各自拥有销售渠道的藤泽与山之内,以及擅长从天然产物中发现药物的藤泽,与在合成药物具有优势的山之内是天作之合。

安斯泰来成立后六年,畑中因“视野开阔,能迅速地做出合宜的判断”被拔擢为社长。他深知经营管理必须与时俱进,除了掌握原先优势,也积极在主力产品专利期限过后仍坚持研发新药。

安斯泰来的英文名称是Astellas,由拉丁文的“星星”stella、希腊文aster和英文stellar组成,有“前瞻、胸怀大志”和“照亮明天”的含意。“明天是可以改变的”成为新公司口号。

为了实践口号,畑中推出两个重要策略,一是视研发为命脉、二是强化企业社会责任(CSR)。在研发上,新公司对研发人员优遇,毫不手软。“开发有竞争力的新药,需要优秀的研究员。这些人身负世界作战的任务,”讲到研发,畑中原本严谨的表情稍微松弛,手势多了起来,扬起的嘴角也堆满笑纹。

他对研发人员充分授权并给高薪。如设立首席研究员制度,开放权限并让其自订计划、自由运用资源。也设立专业研究员,给予一流研究员待遇。一般高阶研究员年薪达2000万至3000万日圆,约542万至813万台币。

戮力研发新药、强化CSR

安斯泰来在利基点上研发新药,选择难走的路。但数字证实策略奏效,2018年度的纯利润达营收的35%。将2019年度研发费用提高至17.2%,较前一年提高16.0%。新药在营业利润中居功甚伟。2018年度财报显示,六种重点药的后期开发顺利,在日本市场也追加与投入许多新产品。

药物使用涉及人体安全,因此获社会大众“信任”,是制药业者的天命。畑中认为,获社会信任的要件之一是落实企业的社会责任。该公司总部大楼本身是绿建筑,比一般办公大楼的CO2排除量少40%,办公室采感应式LED灯及高效能空调系统。海外分公司也遵循节能减碳原则。

安斯泰来将这个运动推广至全球分公司,包括台湾。台湾员工假日会外出植树,也支持偏乡教育与弱势团体。

当得知台湾蓝鹊茶团队长年致力于净化北势溪上游(新北市坪林区)水质,并鼓励当地茶农栽种有机茶后,台湾安斯泰来大量采购。2019年因大量采买“台湾蓝鹊茶”获经济部颁发服务采购奖。并与台湾喜憨儿基金会合作,鼓励同事赴喜憨儿烘焙工场当志工;透过“送爱到偏乡”活动,让当地孩子感受温暖。同时借重药厂专业,由拥有药师执照的同事前往宣导卫生教育。

台湾安斯泰来成立15年,售药以外也与台湾各机构,在免疫与移植制剂、泌尿系统制剂、肿瘤系统制剂和痛风治疗制剂等领域,合作研发。

诚如安斯泰来在经营资源上融合新与旧,其总公司所在的日本桥也是现代与传统交融的地景。日本桥是日本知名药街,有400年历史。历经第一、二次世界大战和1923年关东大地震,迄今屹立不动,不仅是制药与生技集中地,类似台北南港生技园区,也是著名观光地景。

鼎鼎大名的药祖神社座落于此,是药商的精神依靠与信仰所在。神龛设在橘红高大的鸟居后,两旁罗列的石碑,镌刻著铮铮药商名,安斯泰来、Eisai、第一三共、盐野义、田边三菱、小野制药……。夏日的微风袭来,鸟居旁成串的彩绘风铃叮叮当当,清亮的喧嚣。

现代与传统兼容并用,让安斯泰来这颗药星,短时间内即在日本药界熠熠升起。